历史

97(1 / 0)

,最快更新重生之媚授魂与最新章节!

【二更】

“我听大嫂安排。多谢三嫂美意。”

芳菲这样的答对,引得叶昔昭与太夫人俱是侧目看向她,眼神都带了一份喜悦。

二夫人笑着看向芳菲,微微颔首。

三夫人笑容瞬间僵滞,之后便笑道,“看看,倒是我多事了。妹妹说得对,方方面面的还是要听大嫂安排,我也只是多嘴说这么一句。”

叶昔昭这才接话道,“眼看着年节不远了,芳菲还是与我住得近些更好,图个热闹。来年夏日消夏,再让芳菲去后花园寻个合心意的住处。”说到这里,看向芳菲,柔声问道,“这样可好?”

芳菲轻轻点了点头,抿唇微笑。

“这就好了。”太夫人笑道,“昔昭,你这就带芳菲回去吧,她正累着,先歇息才是。”

叶昔昭恭声称是。

二夫人、三夫人也随之告辞。

虞绍衡与忻姐儿却被太夫人留下了。

叶昔昭带着芳菲先去正房看了看,之后才将她带至正房的东院,进到室内,笑道:“我也不知道你的喜好,就先布置了一番。若是觉得不合心,就与谷妈妈说。”瞥过跟在芳菲身后的两名丫鬟,又道,“谷妈妈帮你料理院子中的大事小情,你的丫鬟还是近身服侍你的大丫鬟,日后的月例公中发放。”

两名丫鬟原本忐忑的神色这才转为欣喜。

芳菲则是有些不安,“大嫂,我这两名丫鬟,与我一样,不知府中规矩……”在侯府里的大丫鬟,拿的月例自然要比以往高出许多,她担心的是两个丫鬟会因着境遇突转而浮躁起来。

“不碍的。”叶昔昭温声道,“她们到了这里,自然会入乡随俗,余下的也全在你。”

芳菲思忖片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多谢大嫂。”

叶昔昭又道:“你先歇息,黄昏前,针线上的人来给你量身裁衣。我让她们抓紧功夫,几日后也就将你的衣物做好了。衣饰的颜色,你随心挑选。”

她点一点头,再次道谢。

叶昔昭也就没再逗留,让芳菲歇息,自己回了正房。

接下来,叶昔昭着手太夫人认芳菲为义女之事,与太夫人商量着到时候请哪些人过来。

太夫人思忖片刻,道:“我这边,第一位自然要将亲家请过来,这段日子忙,我们两个也有一阵没聚了。其次呢,就是荣国公太夫人、定远侯夫人、武安侯夫人。再有就是你两个弟妹的母亲。其余的,你看着办就好。”

叶昔昭听出了太夫人的用意,“娘意思是,来客皆是亲朋好友。”

太夫人笑眯眯地道:“对,那些杂七杂八的,就不要请了,也省得绍衡不耐烦。”

叶昔昭点一点头,笑道,“那我们将乔安请来吧?”

“那是自然。”太夫人笑道,“她不喜凑热闹,我偏要让她过来被人吵得头疼。”

叶昔昭忍不住笑出了声,看得出,太夫人很喜欢乔安。之后当着太夫人的面,写下一份名单。

太夫人看了,连连点头,“就这么定了。”之后又是迟疑,“绍衡那边——”

叶昔昭忙将话接了过来,“我拿回去给侯爷过目,让他看看有无需要添减的。”

“好。”

拿回房里去,虞绍衡却是看也不看,说声你看着办就好。

叶昔昭不由得白了他一眼,“娘让我来问问你的。”

虞绍衡这才看了看,说声不错,便又继续看正玩儿得起兴的忻姐儿。

叶昔昭看向忻姐儿,这才发现虞绍衡此刻给她玩儿的居然是一把红宝石珠子,惊得当即就掐住了虞绍衡的耳朵,“你怎么什么都给她玩儿啊?都被她弄坏了怎么办?”

虞绍衡毫无防备之下,疼得微微蹙眉,之后才笑道:“这是萧旬让人给忻姐儿带来的。”说着话指了指旁边一个锦盒,“里边都是他给忻姐儿的东西。”

“……”叶昔昭喘了口气,才闷出一句话,“你们这两个败家的东西!”

忻姐儿听着叶昔昭一直语气不善,此刻已抬头观望,见虞绍衡还被掐着耳朵,一下子就不高兴了,转身扶着虞绍衡要站起身,而小手已经对着叶昔昭挥舞了起来。

叶昔昭松开了手,也睁大了眼睛,“你看看你看看,她都被你惯成什么样儿了?居然要打我?!”

虞绍衡觉得她此刻的样子很是有趣,一臂揽住忻姐儿,一臂将她勾过,吻了吻她气鼓鼓的小脸儿,“忻姐儿过不了多久就会说话了,已经懂事了——你以后少欺负我。”

“……”这还没学会走路呢,又惦记着说话了……叶昔昭推开他,转身就走,“你们两个过吧,没时间理你们。”

有这功夫,还不如将太夫人与芳菲这宗事尽快办妥当。

之后几日,叶昔昭与太夫人一起看了看黄历,日子选定了腊月十六,将请柬命人派发出去,之后便又开始安排当日膳食、丫鬟们各自要负责的事。

在这些事情之余,叶昔昭也命谷妈妈找了人给芳菲细细讲述当日的一些规矩。

事情全部安排下去,叶昔昭才得了空,命人将芳菲请到房里说话。

芳菲走进来,屈膝行礼。

“快坐。”叶昔昭指了指一旁的太师椅,又将手里的绣活放到太师椅扶手上。

芳菲道谢,落座之前看到了叶昔昭是在一条帕子上绣玉簪花,目光微凝,“大嫂平日里还做这些?”

“是啊,当个消遣。”

“我看看行么?”

“自然。”叶昔昭笑着将帕子递给她。

芳菲拿到手里,看了一会儿,微微笑了,“大嫂这绣活真好。”

叶昔昭顺势问道:“平日里也喜做这些?”

芳菲微微垂了头,“嗯,这一年都帮人做绣活了,只是以前不懂事,没用心学过。想学的时候又没人教了,做出来的物件儿便很是寻常。”

叶昔昭细品了品这话,不由心生怜惜,语声更柔:“想学的话,我来教你好不好?”

芳菲抬眼望向叶昔昭,眼中闪过一丝喜悦,继而便是些微的不安,“大嫂平日那么忙……”

“也是,我也不能每日陪着你。”叶昔昭很快有了定夺,“这件事我记下了,日后请个师傅来教你女红。”

芳菲愈发不安了,“那怎么好呢?”

“这是我分内事。”叶昔昭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我们是一家人了,你忘了?不需跟我客气。”

芳菲这才抿出个笑容。

叶昔昭便又说起腊月十六的事情,末了问道:“你可有什么想法?”

“我……”芳菲认真地看住叶昔昭,“我认太夫人为义母的话,是不是就要将姓氏改掉了?”

“这个……”叶昔昭从没接触过这种事,还真没想过这一点,眼下不由汗颜,便只是问道,“你怎么想的?”按理说,芳菲是应该随着虞家的姓氏吧?她想着。

“我想要改掉,最不济也要将姓氏抹去。我早已不是田家人了。”说起这些,芳菲的目光变得有些冷冽。

本是田家人,可田家人给她与她母亲带来的痛苦却太多。叶昔昭走过去,手落在她肩头,“我想,太夫人是不会反对的。她老人家本就是要你与我们成为一家人。稍后我就去与太夫人说。”

芳菲轻声道谢,眼神却没能闪现喜悦。

也是,换了谁,到了以姓氏为耻的地步,便是境遇转好,也无从将一些事情释怀。

叶昔昭又询问:“住得还好么?有没有欠缺的?”

“没有。”芳菲语带感激,“谷妈妈大事小情都想到了,住得很好。”

叶昔昭知道谷妈妈是个敦厚朴实的性子,出于这一点才让她去了芳菲院中做管事。此时见芳菲语声诚挚,又放心几分。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芳菲告辞,叶昔昭去了太夫人房里。

太夫人听了芳菲的心思,叹息道:“想来是恨毒了她父亲那边——那边也着实是为人不齿。她有这心思自然再好不过,我本就是打算让她随了虞家姓。”

“我会告知芳菲的。”

太夫人又道:“你也不要担心日后因着芳菲出什么风波。绍衡既然让萧旬的手下帮忙,也是让他们从中详查诸事,哪一点不妥当,人也就不会轻易带来了,更不会有将人认到府中的打算。”

叶昔昭笑着摇了摇太夫人的手臂,“早就想到了,娘是把我当成呆头鹅了么?”

太夫人呵呵地笑,“这不是再给你吃颗定心丸么?”

叶昔昭告辞之后,先去了芳菲那里,告诉了她太夫人的意思,之后才回了正房。

有小丫鬟迎上来,行礼后道:“夫人去太夫人房里的时候,三夫人房里的丁香去了东院。”

叶昔昭问道:“去做什么?”

“是三夫人亲自给芳菲小姐做了些糕点,丁香送了过来。”小丫鬟语声清脆地道,“但是芳菲小姐连人也没见,说改日等夫人有时间了,她会随着夫人去三夫人房里。”

不知道是什么缘故,芳菲似乎有些反感三夫人。而三夫人这又是在打什么算盘?叶昔昭挑了挑眉,“我们的三夫人想得太长远了。去与谷妈妈说一声,日后不准三夫人房里的人去东院,三夫人要见芳菲,要先得我允许。”别说芳菲是这种让她心安的态度,便是有意与三夫人交好,她也不会成全。

“是!”小丫鬟跑着出门,去了东院传话。

到了腊月十六,叶昔昭邀请的贵妇一一登门。待客之处设在了入冬后改成暖阁的花厅。

孟氏特意早早地就来了,与太夫人坐在一处,亲亲热热地说话。

之后定远侯府井夫人、武安侯府董夫人、定国公府郭太夫人、郭夫人接踵而至。叶昔昭与二夫人、三夫人将人们迎至暖阁。

乔安今日来得也不算晚,见叶昔昭忙着,便去与太夫人、孟氏坐在一起说说笑笑,一直都挂着温和有礼的笑容,把别人看得一头雾水,低声议论说萧夫人竟似是换了个人一样。

宾客到齐之后,太夫人清了清嗓子,说了芳菲之事的梗概、自己要将之认为义女一事。

众人听了,自然是好一番感慨,齐声指责芳菲生父简直枉来人世。

仪式开始,虞绍衡三兄弟在这时也要在场,而来客之中,有人带了家中闺秀前来,叶昔昭便吩咐丫鬟将几名闺秀带去屏风后暂避。

在郭太夫人的主持下,芳菲由人送到暖阁内,缓缓跪倒磕头。

郭太夫人在一旁道:“前尘事再与你无关,从今后,你便是虞家人,太夫人便是你的母亲。”

芳菲顺从地唤了一声“母亲”,又在郭太夫人指引下,给三对夫妻行礼。

之后,太夫人与妯娌三个分别给了芳菲精挑细选的礼物,三兄弟则是分别给芳菲封了个大红包。

郭太夫人又谆谆叮嘱芳菲日后要孝顺太夫人、尊敬兄嫂,芳菲一一应下。

从此之后,芳菲成为虞家人,更名虞芳菲。

三兄弟告辞的时候,众人起身相送,目送三个人出门时,暖阁内一时陷入了宁静的氛围。在屏风后低声交谈的几名闺秀的言语就落入了众人耳中:

一个小姑娘感叹道:“你们看到侯爷了么?真真是俊美无双啊。”

另有一人即刻道:“我没看到,我只看着虞夫人那件撒花通袖袄好看得紧,还有头上那支海棠花簪子也是……”

太夫人扬声笑道:“是哪两个调皮鬼?还不给我出来?”

郭太夫人则是道:“谁叫你的儿子、儿媳都是这般招人羡慕,换了我是她们这个年纪,也少不得盯着两个人看。”

众人齐声笑了起来。

二夫人携了叶昔昭的手走向一旁,拍着心口道:“总算是放心了。否则,我是真担心有的人打芳菲的主意。这下好了,日后芳菲就由你与侯爷照顾着了,谁不要命了,尽管去惹侯爷发火。”

二夫人平日虽然什么都不说,心里却是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叶昔昭反手握了握二夫人的手,笑道:“我与你一样。”

乔安告辞的时候,打趣叶昔昭:“谁比得了你这福气?——半路又多了个小姑,日后想来又是个与你贴心的人。”

叶昔昭失笑,“越来越油嘴滑舌了。”

乔安笑了笑,又道:“萧旬说你哪日得了闲,就带着忻姐儿去家里坐坐。”

叶昔昭不由想到了那厮用宝石给忻姐儿做玩具的事,便与乔安说了,末了道:“我可是不敢轻易带忻姐儿去了,忻姐儿迟早被他和侯爷惯得无法无天。”

乔安听了笑不可支,“乱担心。女孩子小时候不就是用来宠着的么?大一些自然而然就好了。”

叶昔昭却不敢这么乐观,“但愿如此吧。”

乔安又道:“也知道你忙,眼下天气又冷,等过了年节你再带着忻姐儿过去。”

“一定。”

事实一如乔安所言,除夕之前,叶昔昭要忙着准备过年的大事小情,又派人去了别院将卫先生请到府中,还与太夫人商量着请了个有名的师傅指导芳菲的女红。

芳菲每日上午跟着卫先生学习诗书礼仪,下午则跟着师傅做针线活,得空便去太夫人房里,陪着老人家说话,一日一日的,气色好转许多,人也活泼了一点。

而芳菲对于三位兄长,态度更似对待长辈,不论见到哪个,都会变得恭敬谨慎。

腊月二十三开始,太夫人担心叶昔昭太忙累坏了身子,又见二夫人、三夫人完全做起了甩手闲人,前者是怕被诟病,后者则是跟着前者学,无奈之余,每日都帮着叶昔昭安排大事小情。婆媳两个忙忙碌碌,就都顾不上忻姐儿了,虞绍衡也乐得如此,偶尔去外院的时候,也会带上忻姐儿。

除夕的年夜饭之后,虞绍衡与太夫人、叶昔昭进宫,虞绍衡去皇上那边,太夫人与叶昔昭则是带着忻姐儿去见太后,与一众命妇给太后拜年。

太后哄了忻姐儿好一会儿,被引得呵呵地笑,念及虞绍筠,便又让婆媳两个带着忻姐儿去虞绍筠那里:“皇贵妃身子已调养好了,又是团圆的日子,你们过去坐坐,说说话。”

太夫人与叶昔昭谢恩,转去虞绍筠宫里。

虞绍筠的宫殿装饰得愈发华贵,身子也是真的调养好了,气色一如从前,神采奕奕的。抱着忻姐儿,转身命人将小皇子抱来。

太夫人看到外孙,脸上尽是慈爱的笑容。

虞绍筠则是道:“不知怎地,太爱哭了,我又是一听他哭就心慌……唉,像我们忻姐儿该多好?”

太夫人因着没有宫人在场,笑嗔道:“你小时候就爱哭,没完没了地闹,孩子还不是随了你?”

虞绍筠却是娇媚一笑,道:“娘,那我又是随了谁啊?”

“你啊……”太夫人啼笑皆非。

叶昔昭则是轻笑出声。

顾及着侯府今日也少不得是人来客往,三个人说了会儿话,太夫人与叶昔昭告辞离开。

在宫门外,恰好虞绍衡也过来了,一行人上了马车回府。

回府之后,又是一番迎来送往。打赏下人、给同辈人孩子的红包如雪片一般飞出手去。

初二,夫妻二人回了相府,情形大同小异。

之后多日,每一日都有大小事情,到了晚间,叶昔昭都是沾枕就睡,累得不行。一如往年一样,时常在心里腹诽:这哪里是过年?分明就是遭罪。

到了正月十四,叶昔昭起身时喃喃地道:“再忍一两日,这年节就过去了。”

虞绍衡早已起身,去练剑刚回来,听到她这话,坐在床畔,笑问:“累坏了吧?”

“废话!”叶昔昭倒□去,伸脚轻踢着他,“你也不管我,眼里就剩明忻了。”

虞绍衡把住她脚踝,失笑,“吃醋了?”

“嗯!”叶昔昭一本正经地点头,“你不管我,明忻也不理我,也就娘还关心我。”

虞绍衡开怀而笑,欺身覆在她身上,吮住她的耳垂,语声含糊且暧昧:“今日歇息可好?”

“我歇什么啊?”叶昔昭推他,“我还要准备明日的元宵节。”

“这到底是谁不管谁?”虞绍衡带着些微凉意的手滑入她衣衫,“晾了我多久了你算过么?难为我一心一意要陪着你。”

“虞绍衡,”叶昔昭又气又笑,“你这是倒打一耙,你才不是要陪我,分明是要陪明忻。”

“我错了。”虞绍衡厮磨着她已微微泛红的耳垂,“这就开始陪着你。”

“你这混账,”叶昔昭不耐地扭转身形,语声转低,“不许闹,让我留点儿力气起身。”

“既然你这么说了,”虞绍衡挑开她衣襟,“今日就别打算起身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欣欣、滚橙战士的霸王票,么么哒!

滚橙战士扔了一颗手榴弹

欣欣扔了一颗地雷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大道有缺 掠爱成瘾:前夫请自重 九皇子:开局推到女皇妃 仙帝重生,我有一个紫云葫芦 贵族骑士:从男爵开始建立帝国 原点序列 太极神功张三丰 剑宗狂魔 天龙魂传 永夜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