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83(1 / 0)

,最快更新重生之媚授魂与最新章节!

萧旬这问题,还真把叶昔昭难住了。沉吟片刻,她低声道,“说心里话,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觉得,这些前尘事是乔安一度想让你知晓的事,她与我说起,自然无意借我的口告知于你,可我还是想讲给你听——既然错过,就该坦然面对到底做错过什么,错得有多深。”

萧旬自然明白,这与以前他告诉她前尘事是一个道理,出于好意,他语声变得很是温和,“我明白。”

“你虽无意,却终究是负了乔安。乔安不是放不下什么,她只是太心寒,太失望。”叶昔昭看着以往暴躁狠戾的大男人,在这一刻可怜兮兮的,又忍不住宽慰他几句,“不论日后是何结果,你眼下尽心尽力就是,如此,日后你们回想起来才心安。”

“那是自然。就算她日后真与我一拍两散,我这一辈子也会尽力护她安稳。”

叶昔昭觉得这话很是悦耳。看得出,萧旬到此时,很理智,有担当,没有虞绍衡的霸道决绝,没有钟离炏、唐鸿笑的不择手段,他更尊重乔安的意愿,这一点其实很难得。

由此,到此时,叶昔昭也是自心底觉得这个人矛盾之处太多了,绝非凭他日常所作所为就能看透、了解。她目光透着探究,看住萧旬,“于你而言,娶妻成家到底算是怎么样一档子事?”

萧旬先是一愣,没想到她忽然话锋一转,继而才敛目沉思。因着虞绍衡的缘故,他与她越来越熟稔,如今这境地也不需顾及那些小节,也便实言相告:

“初衷只是找个人,帮我持家,给三个弟弟娶妻。那些花前月下之事,我从没想过。甚至于,觉得我与发妻形同陌路也非坏事——你该清楚,我不论明里暗里,朋友只有绍衡一个,仇家却是无数,心里装着的关乎别人生死的秘事太多,想要我的命堵住我的嘴的人不知有多少。于我而言,从十来岁开始,最重要的是活着,别的都是虚的。”

说到这里,萧旬笑容有些遗憾,“也是因此,我很早就开始酗酒,要用酒来缓解时时面对生或死的疲惫。成婚后离京公干的日子少了,也算是坐稳了统领的位子,几年搏命之后养成的恶习、劣性也已成了型,离我越近的人,越被我伤得厉害。我三个弟弟如此,乔安也一样。甚至于,我娶乔安,只是用来与钟离炏为敌,先前又见过乔宸,便猜着乔安与她一样温顺,没多加了解,就应下了婚事。”

一番话,细细品味,句句非虚。萧旬与别的官员不一样,他在暗卫尚未成气候的时候,挂着个统领的头衔,诸事也少不得亲力亲为,得罪的人不知有多少。风光无限时,又不时与靖王府明里暗里生出争端——如今看来,是皇上自那时起就有意让他与靖王府为敌,将矛盾逐步加深。

他也的确是不易,或者也可以说,之于娶妻成家,他的态度与很多男子相似,成婚有目的性,并不奢望婚后可以情投意合。

思及此,叶昔昭意识到了自己的立场动摇了,不由腹诽自己在这件事情上简直就是个墙头草。对着乔安,因为友情,会为乔安委屈不甘;对着萧旬,因为他对虞绍衡可谓肝胆相照,对自己也是照顾有加,便又会去体谅他。

算了,心里明白自己是墙头草就好了,对着他们夫妻二人,还是保持一个旁观者的态度就好,因而笑一笑,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你是怎么认识乔宸的?”

“请她为手下诊治过伤势。因为那时请她出门费了些周折,便记住了。”萧旬想到一些事,有些怅然,“自从她夫君病逝后,她就一门心思研制治病良方,一次试药时出了差错,便不能再言语了。若是她没出这差错,到府中恐怕早已对我说明乔安这些事了。”

这是困扰叶昔昭已久却总顾不上细问的一个疑惑,没想到在今日得到了答案,不由唏嘘,“当真是可惜了。”

说着话,到了院门外,萧旬停下脚步,“你进去和她说话,我在岛上走走。”

“也好。”叶昔昭进到院里,见到乔安,歉然一笑,“方才出去唤侯爷回来用饭,却没找到人。”

乔安则是笑道:“他忘记了用饭这回事,我却是饿了,不如便宜了我。”

“好啊,你去里面等着。”叶昔昭去了厨房,将在灶上热着的早饭端到房里去,动作麻利地摆放到桌上。

乔安接过碗筷,就着酱桃仁喝了一口糯米莲子粥,露出满足的笑容,“真好吃。”之后看了看叶昔昭一双素手,手上肌肤依旧白皙如玉,十指纤纤,探手握了握,摸到了手心里的薄茧,不由叹息,“便是用心保养着,也还是不同于往日了。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已经习惯了,没事。”叶昔昭不以为意地笑着,“快吃饭吧。”

乔安一面大快朵颐,一面打量着叶昔昭。玉白色绣梅花的小袄,大红色综裙,身段儿亭亭玉立。漆黑的头发绾了个坠马髻,肤色胜雪,明眸皓齿,目光清澈平和。她也就真的放下心来。的确是,即便是锦衣玉食,未见得就比得了叶昔昭如今的平静淡泊。

饭后,叶昔昭收拾了碗筷,又沏了一壶热茶,与乔安相对喝茶时,虞绍衡才回来了,手里握着一本书籍。

乔安起身与他相见。

虞绍衡转去洗漱,叶昔昭跟乔安说声失陪,跟了过去,问道:“去做什么了?”

“无意中发现了一些东西。”虞绍衡瞥一瞥丢在一旁的书,“细看了看,就忘了时辰。”

叶昔昭剜了他一眼,随即摸了摸他背部衣服,一如往日,已被舞剑时的汗水浸透,此时已是冷冰冰的,便又忍不住戳了戳他眉心,“总这么没心没肺的,萧旬、乔安过来你没发现么?”随即取来衣物递给他。

“昨日就知道他们要过来,忘了跟你说。”

叶昔昭愈发无奈,转去知会乔安一声,去给他与萧旬又做了早饭。

乔安等虞绍衡更衣出来之后,站起身来,从袖中取出一封厚厚的书信,“我爹给你的回信。”

两人分宾主落座之后,虞绍衡当即拆开信来,敛目将信件看完,神色稍有缓和。

“侯爷,”乔安轻声问道,“你日后是不是要重返沙场,率兵平定这番祸乱?”怕他想到别处去,便又问了一句,“昔昭知道么?”

虞绍衡沉默片刻,“她心里有数,这话不需说。”随即看向乔安,“怎么不问问萧旬如今、日后会是什么情形?”

男子那样直接锋利的眼神,似是直直看到了她心里。乔安索性敛目避开他视线,“与我无关,为何要问?”

虞绍衡想想萧旬现今的状态,凝神思忖之下,缓声道:“你的事,我这段日子命人大略查了查。当初对萧旬一往情深的女子,从官宦之家到江湖民间,不在少数,你只是其中之一,且未见得就是用情最深之人。只是,嫁与他的只有你,也就只有你会觉得被他辜负、被他伤得体无完肤。但是他事先并不知情,他就是那个活法,如今有心挽回,你又何必寸步不让?”

“……”乔安不搭话。

“说到底,你婚事是强求来的,与我相同。而他们却不知情,又怎能责怪被冷眼相对。”看在虞绍衡眼里,这件事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付得起情意,就该受得起个中磨折。半途而废,耽误的、伤的是两个人。只是这些话他不宜对乔安明说罢了。

乔安抬眼对上他视线,似笑非笑,之后起身,“我去看看昔昭。”

虞绍衡微一颔首。他能规劝的话毕竟有限,况且也就是如今这情形,换在以往,他是根本不会理会这种事的。

这一日,萧旬与乔安停留了整日,两个男人去了外面详谈诸事,乔安与叶昔昭留在室内喝茶闲聊。

由此,叶昔昭了解到了不少外面的事情:

朝堂之中,靖王愈发嚣张了,只是关乎各地武官、将领的调换、贬职却是无从介入——只要是这种事情发生,除了少数攀附他权势的,其余在朝在京的武官、将领皆是齐心反对,大有你若坚持己见我们便与你誓死一拼的架势。至于别的事,皇上太后从不发表意见,一众武官也不理会。

靖王如今,怕是恨死了虞绍衡——人在千里之外,可是凭借以往任职期间的筹谋,使得天下军政依然固若金汤,不是谁能够打破格局的。

而承远王那边,在与乔宇年较量了这么久之后,终于放弃了试图来到薄暮岛突袭虞绍衡的打算,如今海域一片安稳,所有眼线都已撤回承远王封地。

乔安从父亲那里得知,承远王最近肝火旺盛,焦躁至极,原因是从京城方面得到了皇后被囚禁的消息。需要他做定夺的时候到了,是臣服于皇权最终被诛灭,还是不顾皇后生死继续与靖王联手,挟天子以令诸侯。

在这样的情形下,承远王已开始秘密练兵,乔宇年亦如此。

听到这些事,叶昔昭沉思后道:“令堂手下兵力与承远王相差悬殊……日后是不是有别处将士前来汇合?”

乔安微一点头,“这是自然。”

虞绍衡被发落至此地,是太后的主意,也就是皇上的决定。

他每日兵书、地形图不离手,今日更是经常自己与自己对弈,把一番心中部署化成了棋局,反复思量有无纰漏。

乔宇年也是沙场上的名将,但是最擅长的是防守而非进攻。

如此一来……

虞绍衡前来这里,不过是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接过乔宇年手中兵权,在前来汇合的兵马到来之后,率兵讨伐承远王。

其余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吏若是与承远王、靖王齐心造反,他届时兴许就要率兵离开漠北,征战四方,或者是率兵杀回京城,捍卫皇权。

叶昔昭愈发确定这件事了。怨不得他初时不赞同她前来,是因为知道,她必然要经历一段漫长岁月的等待,薄暮岛上的光阴,不过是个开端。

可是意义不同。她很快就释然。

乔安见叶昔昭目光变幻几次,知道她是看清日后局势了,心中说不清是悲是喜,刻意岔开了话题:“再有一事,不知道该不该与你细说。”

“你只管说。”

乔安有些啼笑皆非地道:“说起来,这么久了,只有一件事情是皇上做主而靖王又同意的——修书。皇上本意是让令堂着手此事,可是靖王却说唐鸿笑是令堂得意门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便将此事交由唐鸿笑了。”

“是么?”叶昔昭笑起来,“修书之事,可大可小。”

“靖王没有将此事当成小事,阵仗弄得很大,给唐鸿笑拨出的人手、财力都令人咋舌。”

“……”被这般重用——叶昔昭愈发担心唐鸿笑会就此全心攀附靖王,最终的下场怕是更凄惨,最终还是会成为父亲一块心病、一件生平憾事。

乔安以为叶昔昭因为这话想到了叶舒玄,便又道:“令堂一直称病在家,门第算是一时没落,没几个人上门,可也就此没了危险,你不必担心。”

叶昔昭点一点头。

**

萧旬与乔安离开之后,叶昔昭看着他们送来的很多年货,除了过年时的食材,全部放在一旁不予理会。

她与虞绍衡一样,刻意忽略了年节之事。这里等同于世外,实在没必要遵循尘世中那些俗例。

除夕夜,她也只是象征性地做了水饺,多加了两道菜,陪着虞绍衡喝了一小杯酒。

进了正月,阳光一日日变得和煦温暖起来。

叶昔昭的日子变得轻松起来,天气暖和了,衣物床单换了轻薄的,洗洗涮涮的时候就会省去许多力气,不再需要虞绍衡帮忙拧水、搭上晒条。

虞绍衡的日子则是真正悠闲起来,所有以往忙碌的事情都丢到了一旁,清晨、午后、黄昏常携了叶昔昭的手,游走在岛上,看着草木一日日复苏,鲜花一日日绽放,岛上变得落英缤纷、迤逦无边。

叶昔昭很喜欢一条彩石小路,小路两旁开着各色不知名的小花,落在她眼中,实在是比侯府相府后花园里的姹紫嫣红更赏心悦目。彩石路走到尽头,是一条溪流向下蜿蜒而去,水在温和的阳光映照下清澈见底。

像这种引人流连之地,随着她涉足之地渐远,发现得越来越多。偶尔便会要虞绍衡搬着桌案到她心仪之处,将眼前美景细细描绘下来。虞绍衡自然是双手赞成,由着她一动笔就是整个午后不肯罢休。

叶昔昭沉浸于作画乐趣的时日里,虞绍衡的乐趣是垂钓——岛上有一条河,水质干净,水里面偶尔可见几尾鱼结伴游过,住宅里又本就有鱼竿,他自然乐得以此作为消遣。由此,每日晚间,餐桌上总会多出一道变着花样做的鱼。

叶昔昭画得画越来越多,却是一副都没留下,或是随信件送回了侯府、娘家,或是被乔安前来时带走。

春季将尽时,她因着岛上越来越热,这才将画笔丢下,不时陪在虞绍衡身边垂钓。

钓鱼这回事,亲力亲为才可享受其中乐趣,旁观可就很是无聊了。叶昔昭第二日开始,就带着书籍、毯子跟他去凑趣。

他在一旁静静看着河面等鱼儿上钩,她就将毯子铺在他身侧的芳草地上,坐在毯子上看书,时间久了,乏了,索性就枕着他的腿小憩。

到了夏日,叶昔昭就不再顶着日头陪他了,又自己去找乐子。

漠北的冬日天寒地冻,夏日较之京城却凉爽许多。而在岛上,因着海风习习吹送,只要留在荫凉下,就特别惬意。

在叶昔昭提议下,虞绍衡帮她在一处小树林外围绑了个秋千。后来,他又见她喜欢坐在院中大树下纳凉看书,便动手给她在那里搭了个比罗汉床要宽敞些的软榻,找来长木条架在四周,悬上纱帐,阻挡蚊虫惹得她心烦。

叶昔昭对此高兴不已,将这一方小天地当成了自己的安乐窝。

这晚,在室内歇下之后,叶昔昭觉得热,干脆丢下他,说去纳凉过会儿就回来。

虞绍衡在灯下看了好一会儿来自各地借萧旬之手送来的书信,神色由愉悦很快转为沉凝。

他走到院中,到了叶昔昭近前。

叶昔昭正侧目凝望漫天星光。

海上的夜,一颗颗星斗宛若嵌在湛蓝色天幕上晶莹璀璨的泪珠。

被他遮挡了视线,叶昔昭喃喃叹息:“这样的夜,美得让人伤感。”

虞绍衡分开纱帐,躺到软榻上面的凉席上,将纱帐恢复原样,随即转身环住了她,“一整日除了上午,你都耗在这里了。”

叶昔昭却是笑道:“谁让你给我布置得这么舒适?”

虞绍衡躺了片刻,不得不承认,这里的确很是凉爽舒适。

叶昔昭枕着他手臂,手指勾画着他唇形,“又半年过去了,你是不是快要离开这里了?”

她说的是你,而非我们。

虞绍衡早就知道她心里什么都明白,加上自到了岛上就不时看看他手边的兵书,再有乔安每次前来都会告知她外面的局势,早已料到了这一日。

他没有含糊其辞,只是问道:“真到我离开这里,你怎么打算的?”

叶昔昭寻到他的手轻轻一握,“回京,在家等你。”随即凑过去,吻了吻他,“离开这儿之前,你要多陪陪我。”

她平时很多时候会为一些琐事犯难很久,例如一餐饭要吃什么,例如一套衣衫要搭配什么首饰。可是凡是重要的事情,她应对起来反倒再简单不过,三言两语而已,之后再不会提。

他心底生出浓浓的愧意,想说些什么,却被她阻止。

她加深了那个吻,舌尖调皮而又温柔地撩拨着他,小手挠着他掌心,又滑入他衣襟,掠过他脊背,寸寸游移。

身形便这样无言地纠缠在一起。

这种时刻是最美好的。

她的迷离,他的迷恋;她的无声给予,他的予取予求——在之前多少良宵、在今夜纵情燃放。

此刻她一臂虚虚地环着他,眼睑微阖,唇舌与他嬉戏,身形在他臂弯中战栗着,由着意识逐步陷入混沌。

他自从到了岛上之后,在这时刻对她总是甚是温柔,是刻意地克制,总是担心她的身体。

她的性子,有些时候与他相同,心底最介意的事,会将之深埋在心底,不动声色地承受。

她长途跋涉至此地,又已为了打理衣食起居辛劳许久,他虽已尽力帮衬,可她终究是自幼锦衣玉食,那份辛劳怕是早已使得身子愈发虚弱。换做哪个女子,也早已少不得病一场。可她一直没有,原因呢,不外乎是用意志力支撑着自己。

就如他之前多少年一样,越是艰辛的环境下,越会告诫自己没有生病的资格。而等到闯过难关之后,所有积攒下的心火、身体的隐忧,会借着一些无关痛痒的小病席卷而至,泛滥成灾。

他担心她也会这样。偏偏乔宸到家没多久就去了别处行医,想请别的郎中给她调理,却又不能放心。直到这两日乔宸回来,他才请乔安从中传话,让她过些日子来岛上一趟。

总是会被这样的思绪困扰,总会在这种时候,生出入骨的伤感。

**

过了几日,一早,叶昔昭困得睁不开眼睛,起身时乏力至极,下地时更是眼前一黑,险些栽到在地上。

虞绍衡心弦一紧,忙出手扶着她坐回床上,“怎么了?”问话的同时,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叶昔昭无力地倒□形,语声中尽是歉意:“我……我好像是生病了,起不得身。你快去传信给萧旬,让他好歹送两个人过来,服侍你的衣食起居。”

简简单单几句话,却险些让虞绍衡这个大男人落下泪来。

作者有话要说:包子一直被碎碎念着,于是现在各种纠结,是生病了呢,还是有喜了呢?

这周工作比较忙,尽力保持二更,但是第二更会比较晚,码完通常都要十二点了,菇凉们睡得早的就第二天再看哦~

么么哒!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我世袭狱卒,开局镇压长公主 叶观纳兰迦小说全集 平成年 为偏执学弟的千万次心动 神道帝君 医姝 叶绯染夜慕凛 战锤矮人 荣耀聊天群,解锁宫斗新技能 巨咖大腿不好抱(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