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打不过的末世 > 第二百六十三章渊源

第二百六十三章渊源(1 / 0)

笔趣阁 ffeedd.cc,最快更新打不过的末世最新章节!

还没有任何人知道这里是内测的内测。

缓冲区,一名老人慢慢的走出店面,身上穿着的还是那件几十年前的黑色中山装。

好吧,说是黑色,恐怕已经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了。

岁月侵灼下,原本的色调已经变得十分黯淡,一次次清洗让残留的颜色褪掉,最终变成现在这般灰白色,粗粗的材质已经没有当年的顺滑感,发脆的手感估计过不了多久就得彻底退休。

慢悠悠的行走在这条老街上,发黄的墙壁上许多爬墙虎攀谈上去,给这个严冬增添一丝微不足道的绿色。

这本应该是很往年一样的冷清,却多了很多外来人,但是这股孤凉感非但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重。

灾难?

或许吧。

在这名老人眼里早已经没有喜与悲的概念。

突如其来的灾难夺走了超过一半的人类性命,名为丧尸的恐怖怪物疯狂的杀死每一个活着的生物,以闻所未闻的感染能力将别的生物变成同类。

当然了,这对于老人影响不大。

这里距离军区极近,而且他是退休老干部,灾难发生的第一时间,他就是第一批获救的幸存者。

没有出门习惯的他这几天一直待在家里,就像睡了一大觉一样,要不是那群急匆匆的军人冲进来,恐怕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至于一些老兄弟邀请自己回军队里,仍然是干净利落的拒绝了,自从上次大批斗时代发生过的事情,自己就没打算回去。

可是,看着街道上面容麻木的外来人,老人不由的叹了一口气,难得的热气遇到冰冷的空气变成一道白雾。

这类人最近越来越多了,以后还会更多。

军队还是和几十年前那样蛮不讲理,要不是看在自己曾经也是干部,恐怕连自己那个老宅子都给收了。

这又有什么办法?

在集体利益面前,个人总是微不足道的。

想起许多不舒服的事情,老人加快了步伐,往菜市场走去。

要不是家里没菜下锅了,他才不出门呢。

……

“啥?粮票?”

老人一脸惊异的看着守在门前的军人,没想到这个消失了几十年的词汇会再次出现。

这军人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见这种疑问了,神色中带着不耐烦,把老人递来的纸钞推了回去,说道:

“纸钞已经取消使用了,这个粮票制度已经实行了快一个月了,您老人家不会是睡糊涂了吧?现在菜可是紧捎得很啊……”

“哦……”

老人有些迷茫。

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存的棺材本彻底没用了?这可是存了好久……

——天朝,吃枣药丸。

他心想。

不过,看着军人这身衣服,老人没有纠缠下去。

熟练的在衣服内袋里翻出一个小袋子,里面是一个小钱包,翻开层层叠叠的外袋,露出里面的纸钞。

小心翼翼的把军人推回来的纸钞放回去,然后打开最里面的夹层,抽出一张老旧的纸张,递过去,肯定道:

“这是粮票,真,粮票。”

“……”

军人一脸懵逼。

他还很年轻,才二十多岁的样子。

八几年出生的他根本没有见过这上面印着米粮、肉粮的票子,可是这不意味着他不知道这是什么。

那些陈年旧事他可不想掺和,可是想起那段被官方封锁简化的黑历史,一哆嗦,赶紧把这几张真粮票推了回去,恭维道:

“喂喂,老人家,折煞我了,这可是犯法的事,您赶紧藏好,私藏这种货币可是大罪……”

“蛤?”

老人学了一句蛤大大的名言。

捏了捏手里的真粮票,问道:

“这不是粮票吗?你们军队又要搞什么大新闻?”

“是是是。”

军人连连答应,没有在意‘你们军队’这个敏感的词汇。

他已经怕完这名老人了,挨过那个时期的老家伙怎么可能是一般人。

可是想起自己的职务,苦起脸,难堪道:

“这是粮…粮票啊,可是,它不是现在发行的那个粮票,我们只能收现在这个粮票,职务问题职务问题,这几张这里粮票您还是赶紧收好,私藏这种货币可是……”

“大罪,我知道,当年偷个糕都得关二十年。”

老人补充道。

回忆起曾经那些不堪回首的事情,一股笑意由心底冒出。

“别说了,别说了。”

军人连连拱手。

他真的不想掺和那些陈年旧事,官方的黑历史,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算了,不闹了。”

老人将这几张真粮票收好。

望了一眼菜市场一票一换的严格制度,轻笑起来,问道:

“那现在这个粮票该去哪里搞?”

“工厂,或者去建筑区干活。”

军人立刻说道。

可是想想老人这份模样,小心翼翼的补充道:

“最近正在恢复各个行业,有技术的很快就可以回归原本的职业,只是…工钱问题仍然在磋商……”

眉头挑了挑,老人知道他在隐藏些什么。

但没有点透,摆了摆手,便离开。

——经济崩溃,棺材本没了,连退休金都没有咯。

他心想,心情意外的愉悦。

仍然是慢悠悠的步伐,继承了家藏余粮的优良传统,少了两碟青菜对他影响不大。

因为缓冲区的建设,这个小镇上许多东西都被改变。

边走边看,悠哉悠哉的把现在和记忆匹配起来,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个个生面孔,心中孤凉的感觉愈加深邃。

无妻无子,这种老来没下落的感觉还真是微妙。

思考着,日光渐大,寒风却没有丝毫退却,感到几分饥饿,老人便停下闲逛的步伐,往家里走去。

家里?

应该说是房子。

位置十分偏僻,推开这北俄式的棕色门口,看着熟悉无比的摆设,以及空空如也的店面,老人轻叹一声,走了进去。

——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

他心想。

这是一家咖啡店,他死去的妻子所留下的。

很显然,曾经一个粗糙汉子的老人没有继承这方面的手艺。

中西结合的垃圾手艺非凡没有吸引来顾客,反而把许多前来尝味道的新顾客吓走,落得一个不伦不类的外号。

劣势的咖啡豆和自己毫无耐性可言的烘抹手法,制造出来的黑咖啡都是带着一股恶心的酸意。

曾经许多捧场的老伙计已经纷纷逝去,一些后辈也很久没有来过了,想想最近发生的灾难,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摸了摸墙壁上的照片,老人却露出最真诚的笑容,仿佛回忆起世间最美好的事情一样。

——就算孤苦伶仃一辈子,有这家店不就够了吗?

老人心想。

可是远远一道呼噜声打断了他的回忆。

——有客人?不可能吧。

老人摇了摇头。

慢悠悠的往呼噜声响起的地方走去,拐过一个转角,映入眼帘的是一名衣衫褴褛的消瘦青年。

这形象,只能用流浪汉来形容。

脏兮兮的,一件大破棉袄裹着,一些报纸夹在衣服里用来保暖,许多袋子缠在腰间,这似乎是他的全部家当。

可是,仿佛听见老人的脚步声,这个年轻人醒了,眼睛无法掩盖的露出疲惫之色,可是眼神却凶得吓人。

——哟,就像狼崽子一样。

老人心想。

他当年可是挨过***时代的,饿得啃树皮、吃观音土、甚至易子而食的情况又不是没见过,这种久违的眼神真是很少见了。

思考一下,老人在柜台上拿出半瓶隐隐发霉的咖啡豆,随手扔了过去,就像当年北上战争遇见他妻子一样。

盯。

明明虚弱至极,可是伸手的速度快得吓人。

迅速打开然后抓起一把,无视掉上面的霉菌,直接塞进嘴里,然后猛嚼起来。

僵住。

老人笑了起来。

这可是自己第无数烘培失败的作品,烤焦的味道和木炭差不多,咖啡豆本就是苦的,这股味道还真不是一般人吃得下去的。

感觉到这股恶意,这个年轻人深深的看了一眼老人,然后把剩下的瓶子揣进怀里。

在腰间卸下一个袋子,小心翼翼的倒进嘴里,空气中多出一股馊味。

看见这般情景,老人皱起眉头,走了过去,同时说道:

“这个是难民营的粥吧?放了两天,别吃了。”

没有在意。

当老人走到年轻人面前的时候,他手里的袋子已经空了。

眨巴眨巴嘴,就最后的米汤咽下,年轻人再次抓起一把咖啡豆,塞进嘴里,干裂的嘴唇不断蠕动,含糊道:

“不吃,会饿死。”

沉默。

老人知道,这种情况在缓冲区并不罕见,军队已经开始缩减难民营的供粮,每天两碗白粥都是稀得可怜的陈米粥。

面对这种怜悯的目光,年轻人眨了眨眼睛。

强撑起身体,把刚刚卸下的袋子绑会腰间,歉意道:

“抱歉,弄脏了你的地方,这就离开。”

说着,他看了一眼怀里的半瓶咖啡豆,补充道:

“谢谢。”

说完,便离开。

而老人没有阻止,也没有挽留。

他没有挽留的必要,自己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更何况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半夜出去走一圈,蜷缩在角落里取暖的幸存者总有几个。

这就是灾难,也是人心。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召唤英杰征异界 龙使传 放开那个美少女 我这个魔法比较特殊 暗杀王 九星镇天诀 我有大巫技能树 洪荒:一棵杏树的无敌进化 云逸与源核之旅 主角陆川阿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