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第175章 薄情寡义(1 / 0)

笔趣阁 ffeedd.cc,最快更新重生九零:不做老实人最新章节!

“姐,你帮我跟爷奶说说情吧,他们都听你的。”乔小丫急切的说。

她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在姐姐身上。

如果她跟四叔四婶熟的话也不会找姐姐。

姐姐不帮她,那她的人生真的就一眼望的到头了。

乔大丫在心里叹气,压着心中不耐,说道:“他们什么时候听过我的,上次乔龙把你打伤,我让妈送你去医院,她送了吗?还有之前很多事都是如此。

小丫,想要什么要学会自己争取,我可以帮你出学费,别的真的帮不了你。”

听在乔小丫耳朵里就是乔大丫不愿意帮她,哪怕乔大丫明确表示会给她出学费,她也故意忽略。

“姐,我才是你亲妹妹,为什么你总是宁愿帮外人也不帮我?”

乔大丫顿了顿,声音疏离了两分:“你要我怎么帮你,我说过你上职中的钱我出,爷奶爸妈让不让你去得你自己争取。”

“我说他们不会同意的,你帮我说,或者,或者让四叔四婶帮我说下情。”乔小丫还是那些话。

乔大丫神色淡淡,有些不耐道:“你要把希望寄托在我和四叔四婶身上,那你就做好失望的打算吧。”

“姐你怎么这么样,怪不得爷奶和爸妈说你自私冷酷,我是你亲妹妹啊,你可以对乔成蹊好,对乔言蹊乔悦兮好,为什么就不能施舍给我一点呢?”乔小丫崩溃的哭着控诉。

越说越觉得自己就是被所有人抛弃的小可怜。

对乔大丫的怨恨也多一分。

乔大丫望向虚空,眼神空洞了一瞬。

这一刻她觉得乔小丫跟她妈其实挺像的,听话只听自己想听的,鸡同鸭讲,不讲理的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就是钻死胡同里不肯出来。

怎么拽都拽不出来,甚至不分好赖。

干不过比自己强的,就对关心她、稍好说话的人撒泼。

跟这类人沟通是真心累。

口水说干了都没用。

既然说到这份上,乔大丫不在意乔小丫会不会恨她,一股脑的将心里话说出来:“是,我确实自私冷酷,我要是不自私就跟你现在一样,初中毕业就去饭馆里干活儿。

别说念大学、研究生,就是想学门技术还得看他们心情。

你说我对朝朝暮暮兮兮好,那是因为四叔四婶对我好,朝朝他们兄妹把我当姐姐,当我是一家人。

在奶奶把我丢给谢曾爷爷和四叔,我就没家了,是他们给我爱,给了我一个随时都可以回去的家。

你们为我做过什么?把我当成什么?

除了指责,也就是想要我做什么的时候才会想起我乔大丫这个人。

乔小丫,以前我每次帮你说话你是怎么教训我的,说我记仇小心眼,说我不是个好姐姐。

这方面我确实不如你,你还是继续当你任打任骂毫无怨言,任劳任怨心胸宽广的好姐姐。

我不配当你和乔龙的姐姐,也不屑,你不是跟乔龙姐弟情深么,不如找你的好弟弟为你求求情。”

乔大丫挂了电话心里没有任何波澜。

失望太多次早就麻木了,对至亲,她早就不抱任何期望。

她确实挺冷酷的,刚知道亲妈活不了多久她竟然不感到伤心难过,连眼泪都挤不出一滴。

该说的都说了,她妈不听劝她能怎么办,人总要为自己的选择承受后果。

不管是好还是坏。

乔小丫对这个姐姐恨的咬牙切齿却毫无办法,暗暗诅咒骂了乔大丫半晚。

乔大丫不在意乔小丫怎么恨她,在不是养不起的情况下还把亲生骨肉送养的父母,就不可能会培养出多好的孩子。

永远不会从自身找原因,只会怪这怪那。

乔龙也好,乔小丫也好,都将爷奶父母的毛病无限放大,乔大丫不愿与他们来往消耗自己。

二妹陈宝怡和她考到同一所大学,她跟陈宝怡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如果可以,她希望这个妹妹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什么样的人。

她们姐妹俩就做一辈子的朋友。

陈宝怡的养父母把她当亲生女儿,即便有了亲生孩子对她依然没变。

她是在父母疼爱下长大的,跟妹妹的感情特别好,一家四口关系和睦。

村里拆迁后,陈宝怡的养父母拿到四套房和一些拆迁款。

养父母送了她一套一百二十多平的商品房,现价值六百多万。

不管房产值多少钱,这是她养父母对她的爱。

乔小丫知道的话恐怕会嫉妒到心理扭曲。

跟其他下落不明的妹妹和乔小丫比起来,她跟陈宝怡无疑是幸运的。

......

乔伟一家回村第三天傍晚,稀客杨志回来了。

见到他的村民无比震惊,比省里的一把手来村里视察工作还震惊。

大家都以为杨志这辈子不会回村,没想到他还有回来的一天。

简直是白日见鬼,吓人。

可笑的是,他连自己岳父家在哪里都不知道。

带路的鲁刚心情颇为复杂,对杜家和杜文舒是深深的同情。

杜家当初收养杨志的目的不单纯,但人家也没有遮掩自己的目的,一开始就挑明了。

杨志他自己拍着胸脯保证要做杜家的女婿,跟杜文舒结婚。

那年代粮食就是命,自家人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一个个面黄肌瘦的。

从牙缝里省出粮食将杨志养大,累死累活的供他念书。

结果翅膀硬了就要违背诺言抛弃杜文舒,你说你不愿意娶人家倒是早说啊,人家姑娘又不是非你不可,干嘛要耽误姑娘家大好年华。

从十几岁的大姑娘等成二十七八岁的老姑娘,暗里被人嘲笑了多少年。

要不是杜父杜母找到部队去,杨志怕是会跟别的女人结婚了才通知杜文舒。

迫于无奈,不情不愿的娶了杜文舒,之后就再没回过村里,连养大他的岳父岳母都不回来看一眼。

这几年杜文舒寒暑假带杨泽回来,杨志没来。

所在军区离凤县也就十二个小时的车程,坐飞机再坐客车半天时间就能到,交通如此方便。

工作再忙也不可能十几年都抽不出两天时间。

由此可见,他跟杜文舒的感情不好。

大家都知道杨志在部队职位不低,到底爬到哪一步,杜家人三缄其口。

青山村有今天乔伟是最大的功臣,论个人成就,杨志无疑是青山村走出去的最有本事的人。

但不管他坐到多高的位置,人品肯定是有问题的。

这样的人,想让他给乡亲们带来的利益下辈子都不可能。

村民们对他不可能像对乔伟一家一样热情,发自内心的感激。

路上遇到也就是简单打个招呼,面子上过得去,暗地里却没少唾弃他。

杜家有三兄弟,杜父杜母是跟老大一家住,今天杜二哥家请客吃饭,鲁刚把人带到杜二哥家。

“杜二哥,你家来客了,走了啊。”

说完不等杜二哥回应就走了,可见他有多不待见昔日一起长大的伙伴。

“二哥。”杨志喊了声杜二哥。

杜二哥正忙着招待来农家乐吃饭的客人,看到杨志怔了怔,眼里闪过鄙夷和厌恶。

店里有客人,不好当着客人的面说什么。

忍着怒气,不冷不热的说了句:“来了。”

走到左边的柿子树旁冲后面扬声喊道:“爸妈,文舒,杨志来了。”

杨志受到冷遇丝毫不生气,嘴角含着一丝笑意,放下背包,在水龙头下洗洗手,仿佛没感受到杜二哥那恨不得拿扫帚将他打出去的眼神。

十分自然的拿过杜二哥手里灌满水的茶壶,放到客人的桌上,又问道:“二哥还要做什么?”

尽管杨志很想立刻马上就见到老婆儿子,但他也清楚自己造过什么孽,不能急于一时。

能不能挽回老婆儿子,还得岳父母和三个大舅子帮忙。

“???”杜二哥的手还保持拿着茶壶的样子,呆呆的看着吃错药的杨志,差点没惊掉下巴。

杜父杜母带着几个小家伙在后边的蚕房里喂蚕。

韩小雅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种蠕动的软体虫子,看到就头皮发麻,就在厨房洗菜。

只要别让韩小雅看孩子,下地干活她都乐意。

杜文舒摘菜。

听到杜二哥的话都愕然的看着彼此,怀疑自己听错了。

杜文舒眉头微蹙,担心父母和二哥跟杨志起冲突,连忙放下手里的韭菜,滑动轮椅去外面。

韩小雅在围腰上擦擦湿漉漉的手跟她一起出去。

她对这位听过无数次,却没见过本尊的陈世美还挺好奇的。

客人等着菜,杜二嫂和儿媳陈琪走不开,杜二嫂不放心的说:“文舒,别和他生气,不值得。”

“嗯,我知道了二嫂。”

杜家四楼

杨志笔直的跪在杜父杜母跟前忏悔。

众人表情怪异。

杜父杜母像被雷劈,杜文舒和杨泽则非常冷静的思索杨志是要闹哪出。

以杨志现在的级别,即便转业,职位不会低,没必要做出这副姿态。

杜文舒不愿意把人想的太坏,但这世上好人多,披着羊皮的狼也不少。

她甚至想,是不是杨志知道她有多少存款,打她钱的主意。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大可能。

杨志这个人对不起她爸妈,对不起她和儿子,但对战友是没得说。

杨志看重的事业,对钱财并不太在意。

以前杨志每个月给她的家用不多不少,够用,想过的多好不可能,一部分工资和奖金都在他自己手里。

她甚至连他有多少钱都不知道,前两年才知他是真没什么钱,除了给她家用以及留下必要的人情来往,其他的钱都拿去资助牺牲战友生活有困难的家属。

这个男人可以对任何人抱有善意,唯独不能施舍一点给养大他的岳父母和妻儿。

刚知道的时候杜文舒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受,压抑难受有,但早就习惯了,更多的还是觉得自己傻。

杜文舒想,若是她早点反应过来杨志不想跟她结婚,自己自觉点早些嫁人,或许杨志还能把她爸妈当成父母对待。

还有她儿子,也不会有爸跟没爸一样。

杜文舒吐出一口浊气,心情平静的看着杨志,她倒要看看杨志要干嘛。

乔伟活了两辈子,与杨志的来往并不多,自杨志入伍后就再没见过。

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面。

上辈子杨志婚姻不如意,没有强有力的岳家提携,依然靠自己的拼搏走到了高位。

这样的人自然是高傲的。

前世听说杨志直到岳父岳母去世后才回来祭拜,绝对没有今天这一出。

一个人的眼神骗不了人,哪怕心机再深沉的人,若是撒谎总能从他眼神中找到蛛丝马迹。

乔伟认真打量了杨志半晌,那诚挚的表情,那忏悔的神态,愣是没发现他是在做戏。

其实仔细想想,现在的杨志根本没必要做戏。

就算他想挽回杜文舒和杨泽,也没必要当着他们这些外人的面给杜父杜母下跪。

乔伟委实看不懂。

早知道他搞这出就不让几个孩子上来,给杜父杜母好好骂他一顿。

韩小雅心思细腻,此刻也是搞不清楚杨志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爸,妈,我对不起你们,更对不起文舒和阿泽,我不求你们原谅,只希望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孝敬二老,做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

杜父杜母从一开始见到杨志的愤怒,再到现在的平静。

无论杨志心里到底是真想弥补还是有其他目的。

到底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哪怕是把杨志当成上门女婿,那也是付出过感情的,终究不想当着孩子们的面说他什么。

最难过的日子都熬过来了,女儿外孙会越来越好,这就足够了。

他们老两口若是一直纠结着过去不放,女儿外孙就更难走出来。

“起来,坐着说话。”杜母温声说。

杜父话不多,给他倒了杯水:“喝点水。”

杨志站起身双手接过来:“谢谢爸。”

岳父母打他骂他反倒能让他好过些,可二老连句重话都不说,杨志越发痛恨薄情寡义的自己。

看妻子神色淡淡,儿子面无表情的牵着好奇看着他的乔悦兮,心中一痛。

还好,一切都还能挽回。

杨志看着乔悦兮那张瓷娃娃一样的小脸,温和的笑着说:“乔伟你女儿真可爱。”

乔伟:“......嗯,确实。”

孩子当然是自己家的好,乔伟大大方方的接受他的赞美。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强势锁婚傅少钦沈湘 彭怀远俞晴雪鸿运天骄 诸天最强男人 与偶像谈恋爱 艾莲娜想改名 恋爱剧中的反派男主 从绣春刀开始振兴大明 重返壮阔年代 影帝夫人修炼记 龙王爸爸要吃我十八个凤女连夜保我命龙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