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诡道之主 > 第九十二章 组队邀请,四号求助

第九十二章 组队邀请,四号求助(1 / 0)

,最快更新诡道之主最新章节!

缩成一团的魔念,大概明白了余子清的意思,瑟瑟发抖着传达出“明白”。

魔念就像是一盘菜,饿鬼的菜。

所有时候,饿鬼对于魔念都是不挑食的,没有例外情况。

现在只要余子清点头,恻恻立刻就能当场将这个魔念整个吞了。

如今在这盘菜里挑挑拣拣,也只是因为恻恻不饿,而且有理智,需要去挑拣而已。

她挑选出来那些她觉得好吃的部分,跟撒了山椒粉的烤肉一样,味道最重的那部分,其实就是魔念里的戾气、杀意、毁灭与破坏的欲望。

而这部分,也是恻恻觉得最好吃的部分。

随着这些部分挑挑拣拣的挑出来当零食嗑掉,魔念的力量越来越弱,但是那点意识却也开始越来越清醒了。

越清醒,便越害怕。

余子清一直把握着火候,就跟烤月牙骨似的,肉要到似糊非糊,焦香味出来了,脆骨却还不能烤的过了火候,二者要维持在一个平衡点上。

如今炮制这魔念也是如此。

你不能让它太迷糊了,只知道饶命、饶命、饶命……

但是也不能让它太清醒,你问什么,随口就能给你编出来一套。

作为一个爱吃的曾经的厨子,这火候怎么把握才是最好,余子清心里很有谱。

开始的时候,就问一些简单的问题。

“你是不是季伯常的魔念?”

“季伯常晋阶失败,是不是因为你趁机捣乱?”

“季伯常有没有发现你?”

简单的是或者不是,就能回答的问题。

同样是检测这魔念老不老实的问题。

直到感觉火候刚刚好了,余子清才开始进入了正题。

“你有没有来过布施镇?”

“来过。”

“季伯常有没有来过布施镇?”

“来过。”

余子清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继续问。

“季伯常以前见过我没有?”

“见过。”

“那你呢?”

“见过。”

余子清想了想,继续问道。

“是在白天见过,还是晚上?”

“白天。”

“季伯常有没有来抓过我?”

“没有。”

一个时辰之后,余子清暂时放过了瑟瑟发抖的魔念。

他知道已经修到了阴神境的饿鬼之道,对这一小团魔念的威慑力有多大。

详细问了两遍,余子清大概清楚了。

季伯常的确来过布施镇,但是应该是在白天的时候,在外面见到过自己。

那个时候,顶多是在大街上擦肩而过,季伯常自己都未必能记得。

但是魔念记得。

它会记下每一张季伯常自己都忘记的脸,关键时刻用来摧毁季伯常的信念,而后趁机夺走肉身,发泄那庞大的戾气和毁灭欲望。

余子清暗暗感叹,要么是这个还傻傻的魔念,能根据他的逻辑,现编一套能骗过他的答案。

要么就是,背后陷害季伯常的人,准备极为充分。

他被抓的那段时间,季伯常正好在布施镇出现过。

亦或者说,确认了季伯常出现过,那个人才敢在晚上悄悄的来抓人。

就算是被迫出手,留下的线索,也要符合季伯常有的能力。

准备的可真是充分啊。

充分到,拷问完魔念,余子清都不敢完全排除季伯常嫌疑了。

因为实在太像他了。

除了最后没抓过余子清这一项,其他所有的线索,依然都是指向季伯常。

这事只要捅出去,只要开始查,季伯常百分之一万死定了。

他全身都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只要闹起来了,为了平息这件事,总要死一个人的。

但是余子清回来之后,就没打算把这件事捅出去。

就算是苏离,也只会暗中调查。

更重要的,余子清觉得,当时抓他的人,恐怕就没想过会失败吧。

思来想去之后,余子清指了指那团魔念。

“先留着吧,别把它当零食吃了。”

魔念的事,他准备烂在肚子里了,绝对不往外说。

外面的修士,恐怕也不会想到,对所有修士来说,避之如蛇蝎的魔念,会被人这般炮制。

走出了绝望深渊,余子清盘算了一下近期要做的事。

修行是第一要务,这个不用说。

大离那边,福伯邀请,还有顾天心邀请恻恻去做客,这个暂时都不会去的。

起码等到锦岚山特产的法宝,铺开之后,等到所有人都习惯了。

等到大离的很多基础民生,都开始因为特产法宝开始转变,然后构建出一条新的利益链条。

当这个法宝,成为绑架上下游很多产业的核心时。

那个时候,再去大离的帝都逛逛,顺便开个养生会所的分店。

大离帝都的老妖怪实在是太多了,离火院都在旁边,那里的妖孽更多。

他是真怕那些老家伙。

因为家里就有一个老妖怪。

只是想想老羊这种家伙,若是站在对立面,余子清就有些发怵。

大离那边的邀请,是肯定不会去的。

再就是,大震那边,最**稳了许多,小冲突不断,但是数十万大军开战这种事,已经没有了。

雷誉也发来了信,感谢他的特产法宝,同时也发出了邀请。

雷誉提起了之前去探索的一个洞天,就是因为那个洞天,才会想着借巫双格的法宝用一用,去破开洞天的防护。

以至于闹出来了后面的一揽子事。

大家现在相处的还可以了,雷誉就又提起了这茬事。

实在是他到现在还没能进那个洞天的大门。

他跟这个洞天杠了一年了,不少人都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他说他悄悄的请了族中的一个八阶长辈,试了试之后,依然没法直接洞开大门的防护。

不是因为力量不够强,而是全力之下,弄不好会把那个洞天给打坏了。

要么就得请出励祖,才能一击洞穿防护,却不伤到洞天本身。

雷誉丢不起这人,最重要的,也不敢去请。

所以,几个月的接触下来,跟余子清聊的不错,交易也挺愉快,他又开始了打巫双格的主意了。

但这一次,跟之前不一样,是友好的邀请。

只要能进入洞天,遇到的任何东西,余子清都有权先挑选三样。

然后其余的收获,大家一起平分。

余子清还没应下。

他总觉得这个时候,接受雷誉的组队邀请,去那个洞天下副本,各方面条件都不成熟。

雷誉这家伙,到现在为止,连那个洞天的来历,大概可能是什么情况,都还没弄清楚。

谁敢跟着他去莽啊,先让他弄清楚点再说吧。

而且自身的实力还是差了点。

境界没办法一时半刻提升,其他的技能,倒是可以先提升提升。

所以,应下这件事是可以,但什么时候去另说。

这边拿出七楼戒指,走进去之后,开始呼叫老羊。

片刻之后,余子清就见到一个人形黑影,从楼梯走了上来,坐在了三号的位置上。

“你把戒指戴在哪了?”

余子清没忍住,好奇的问了句。

“不用戴。”

老羊没好气的回了句。

“说吧,什么事?”

“我这边的计划已经铺开,进展的还是挺顺利的,所以,我准备最近回去进修一下。”

“回来吧,家里的那个老家伙巴不得你回来,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他的修为压不住了。”

“出事了?”余子清一惊。

“不是,是他的进步太快了,他不单单是修行的底蕴深厚,一辈子的磨难,也是极为珍贵的底蕴。

他的境界,表面上看,其实已经有点衰退了,实际上是完成了沉淀。

而且精细操控,按照你瞎扯的方法,竟然练到了极为离谱的境界。

哪怕他现在只活动活动筋骨,实力都还在慢慢的攀升。

他娘的,就没一个是正常人了么?”

老羊说着说着就开始爆粗口。

自从他进了锦岚村,一个正常人都遇不到了,甚至连他自己也一样不正常了。

“哈哈哈……”余子清哈哈大笑。

“行了,没啥事,我就回来进修了。”

退出之前,余子清又去看了看私信墙。

五号给他留过言,想要再求购一点甘霖,价格就按照之前的价值算。

一卷虚空大遁卷轴的价格?

打发叫花子呢。

余子清都没鸟他。

林国公肯定都康复了,还要甘霖干什么?

看他的样子明显是不急。

先晾他一年再说。

然后论坛墙上,也没什么新的内容。

一号长期潜水,二号也不冒泡了,三号挂了,现在成了老羊。

考虑到林国公都康复了,还在那生装没好,肯定没憋什么好屁,所以五号最近估计也挺忙,也基本没冒泡。

六号自从上次发帖之后,又发了一个帖子,还是在追问扒皮大佬的行踪,看来上次没人鸟他。

而余子清向来是隐身窥屏,从不发帖。

唯一活跃的,就成了四号,那个到处跑的混子。

这家伙可能已经拿到了银湖禁地的地图,现在被困在一个地方,在这在线发帖求助。

但是看他的口气,暂时应该也没生命危险。

余子清也没打算问,没打算管。

银湖禁地那地方,别看不是大禁地,那也不是他现在能去的。

正看着呢,老羊也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余子清的动作,也站在那看了看。

“你想管他么?”

“我管他干什么?他自己去探索禁地了,肯定早就有了遇到危险的心理预期。”

“看他说话的口气,应该也是个年轻人,而且能孤身一人闯银湖禁地,现在还没死,实力起码七阶,必定是某个大势力的青年才俊,你不结交一下?”

余子清总感觉老羊这话怪怪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看到青年才俊,都会走上去结交一下?”

“难道不是么?”

“……”

余子清回想了一下,嘶,好像说的还挺有道理。

“你能救他?”

“能倒是能,我看过一份有关银湖禁地的游记,他现在被困的地方,可能是一个叫做元磁山的地方,你给他留言,让他试着收敛力量,闭上眼睛,朝着一个方向走,要是没死,就能走出来了。”

“你确定么?”

“不确定,反正我看过的游记上,就是这么说的,万一他要是死了,也不会来找你报仇,没死,就得记你人情。”

“那个六号的,你能回答么?”

“能,但是我不想回答,你也别理他,你想没想过,万一是东海的海妖想要闹事呢?”

余子清一怔,他还的确没想过这茬事。

他只是感觉扒皮大佬,对东海妖族的威慑力很大。

这么一想,万一是东海的妖族,想要弄清楚扒皮大佬在不在那一片,准备搞出来什么大事呢?

他对异族的警惕心,的确是差了点,可能因为他接触的异族,都不算坏。

“走吧,先回去。”

离开了七楼,余子清盘算了一下时间,一个月后,才会有秽气桶送来,直接关了店门,带着人回家进修,修炼,反正有了秽气桶之后,他也看不上店里这点蚊子腿了,以后当高端业务经营。

到了村子里,看着里长又是那副垂垂老矣,手里拄着拐杖的模样,余子清便明白老羊说的话了。

这代表着里长已经可以完美的掌控自己的力量了,能做到完美的收敛。

像二憨那样,全身腱子肉,大冷天的冒热气,看起来很强,其实这就是外面修士眼里最典型的苦哈哈。

里长看到余子清回来,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一只手抛出一片枯叶,待那枯叶落到一半的时候,他的一只手骤然化作一片残影。

短短一两息的时间,里长收回了手,枯叶继续缓缓的飘落。

落地之后,余子清低头一看,眼睛都快亮瞎了。

一片巴掌大的枯叶上,硬是给让里长“秀”出来三百多个字。

偏偏那枯叶还没碎掉。

说心里话,余子清都是懵的,他完全不知道里长怎么做到的。

“子清,看看怎么样?我觉得现在掌控的还行了吧?”

“呵……恩,挺好,挺好的。”余子清笑的有点勉强。

“我之前听你说,开辟窍穴也有用,我准备试试,能不能再从头修一遍,老羊说,不用散功,也能重修。”

余子清看向老羊,老羊点了点头。

“前三阶的修行,就算是超过了,其实也是继续化入了后面阶段的修行之中了,体修就更容易了。

要是别人就算了,里长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余子清听懂了,别的人弄不好会出事,但里长这可怕的掌控力,肯定没问题。

“那里长你自己悠着点,你可是我们村的顶梁柱,千万别出问题。”

“这样,里长,你能不能再写几遍字?”

“又要么?”

虽然这么说,里长还是轻车熟路的拿出一本书,上面几千个字,他在一面石壁上,写了好几遍。

字迹跟之前又有了很大变化,完全的内敛,锋芒暗藏,却仿若有极强的力量隐而不发。

余子清将这些字全部印入脑海里。

每个字都有好几遍,每一遍之间都有细微的差别,这些都是他的字库,以后给人留言的时候用的。

里长变强了,自然要更新了。

回到自己的屋子,余子清才拿出了七楼戒指,进入其中,利用新的字库,给四号留了个言。

老羊不想跟其他人接触,又告诉他解决办法,这不摆明了,让余子清去装逼么。

若是不想说,就会像六号那样,压根不说。

“收敛力量,闭上眼睛,直线往前走,要是死不了,就能出来。”

想了想,余子清又留了一句。

“信不信你自己看着办。”

“要是没死,记得你欠我一个情报。”

余子清离开没多久,接到留言提示的四号便冲进了七楼。

看着那留言,他愣了愣,立刻回了个“好”。

……

一片好似有金色的极光在旋转的世界里,一个全身神光照耀,头顶还悬着一口小钟的年轻人,正顶着这里的金色光芒,艰难的站稳身子。

他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看了看手上的七楼戒指,神情有些怪异。

但是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再想到那句信不信你自己看着办,反而信了几分。

能说出这种话,至少对他目前的处境,是有了解的。

沉思片刻之后,他将自身的力量慢慢收敛,闭上了眼睛,全靠法宝自身的力量去防御。

神光慢慢的暗淡下去,这个时候,才看到那如同大河一样的金色光辉,其实就是无数比细砂还要细小的金属颗粒,化作了狂暴的沙尘暴一般,不断的冲击。

片刻之后,细密的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

那小钟自身的力量很快耗尽,跌入年轻人怀里。

他身上的法袍,也开始被激发,抵挡着外面的金沙风暴。

他在风暴里艰难前行,等到法袍被冲击成了渣滓,他脖子上也有一个项链,被激发。

就这么一路前行,就在那项链都快要耗尽威能的时候,周围的声音,骤然消散,压力也随之消失。

他睁开眼睛,光着身子,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身后盘旋的金沙风暴,绵延数十里,如同一面巨墙,又如一座大山,伫立在那里。

而肉眼看到的一切,似乎都被那庞大的元磁之力扭曲,明明只有一步之遥,却仿若两个世界。

“呃,还真出来了,这个新七号,有点东西啊。”

他重新拿出了七楼戒指,去给七号留言。

“我欠你一个情报,到时候你需要什么,可以直接留言。”

他这边留言没多久,余子清就给他回了信息。

“大震南部,毗邻横断山脉,有一个叫哀思山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很完整的洞天,你知道这个洞天的情报吗?”

余子清觉得,四号这种肯定是家世显赫,来历不凡,到处乱闯也没死的混子,说不定会知道点什么。

而且,看论坛墙上的内容,好像也就这种消息,对于四号是专业对口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小奶包被赶下山拯救家族造福人类 骂我灾星?你完了!我是天道亲崽 灵气复苏,无敌虎王! 全能兵王她把男主玩崩了 觉醒失败后我回山里种田 反盗墓:开局吓跑摸金校尉 重生八零:娇妻不好惹 嫁给前夫死对头:我怀了,他疯了! 重生年代之悍妇强夫 独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