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诡道之主 > 第五章 犯禁忌的惩罚

第五章 犯禁忌的惩罚(1 / 0)

,最快更新诡道之主最新章节!

“我看那小兄弟也不像是羊倌,瘦了吧唧的,我们这里可容不下羊倌。”端着碗的汉子,憨笑一声。

或者说,这里容不下食人的异类。

要是判断出余子清是食人的羊倌,那就挖坑埋了。

因为之前,没有羊倌敢真正的踏入村落里。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不是羊倌,没有羊倌会这么弱,而且……”老者稍稍一顿,咧着嘴露出豁豁牙。

“他一直护着那头老羊,我就知道他跟羊倌就不是一路子人,八成是羊倌牵来,留着在身边干事的,那老羊十有八九是他家里的人,他说自己是被掳来的厨子,应该是真的。”

“说起来,这次咋这么多年纪大的,之前听说外面出大事了,多大的事?”端碗汉子挠了挠头。

“做好你的事,其他的莫管。”老者拿拐杖轻轻敲了汉子一下,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起来:“羊倌死了,又出了大事,这些都不需要你管,你只需要管好矿上的事,活不能停,量不能少,下一次来取货的人也应该快到了。”

“好嘞。”

……

余子清又困又累,再加上地洞里空气浑浊,温度却不低,不一会就进入到半睡半醒之间的昏沉状态。

过了一个多时辰,门外传来脚步声,余子清忽然惊醒,一手摸到了老羊,一手握住了腰间的短剑。

“小兄弟,热水好了,你要不要?”

“好的,多谢。”余子清走出地洞,接过木碗里的热水,跟那位低矮的汉子道谢:“多谢老哥,我叫余子清,老哥怎么称呼?”

“大家都叫我二憨,我阿爷就是这里的里长,你先休息一天,完了就要开始干活了,这里不养闲人,你会干啥?”

余子清有些奇怪,他好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

“之前做厨子的。”

“厨子啊,那也行,看你这胳膊腿,应该也下不了矿,后天开始,你就跟着那几个老娘们干吧。”二憨憨笑一声,转身离去。

余子清拿了热水,嗅了嗅之后,拿出褡裢里跟石头一般硬的干饼,从干饼边缘慢慢的泡,泡软一些就小口小口的吃点,然后在继续泡。

感觉不太饿了,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才继续泡了一些,让老羊起来吃点。

“老先生,先吃点东西再睡吧。”

老羊稍稍吃了点之后,那前蹄指了指自己的喉咙,在地上划拉出几个字。

“一刀斩开,皮上两寸,入皮下半寸,一分不能差。”

说完,生怕余子清不清楚,拿蹄子在喉咙下面比划了半晌位置。

余子清稍稍一琢磨。

“老先生,你这是要破开邪法么?没法一次破开,分次来么?还能这样?”

老羊点了点头,还自己去褡裢里翻出之前切肉的小刀,咬着递给余子清。

“这样能行么?”

老羊也不废话,直接倒在地上,仰着头,一只蹄子指着需要被切开的位置。

“这么急么?要不先修养些时日再说?”

老羊踹了余子清一脚,继续仰着头,等着被割开喉咙。

余子清翻手握着小刀,比划了一下深度和位置,以他的刀工,应当是八九不离十了。

刀锋落下,老羊喉咙上忽然多出来一道两寸长的血口,深入皮下半寸,尺寸刚刚好。

老羊闷哼一声,硬挺着一动不动,任由鲜血涌出,但是不过两三息,便见那处伤口上乌光涌动,伤口重新愈合,只留下一道细细的痕迹,老羊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嘶哑苍老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剥皮之苦,我现在的确未必能受得住,可是斩开横骨,却还是能扛得住的。”

“老先生,这招你之前可没给我说过。”

“我告诉你干什么,有那几个羊倌在,我开口的结果必死无疑,这法子连那几个羊倌都不知道。本来我都没准备开口,这次斩皮两寸,下次若是以剥皮破邪法,便要入血肉一分,不过,不开口不行了。”

“老先生……”

“就叫我老羊吧,挺好的。”老羊走到地洞口,向外面瞅了两眼。

“反正你记住两点。

你不是一直问修行法门么?要是你在这里找到修行的法门,除了养身之法外,其他的都别修行,先多吃点养好身子吧,否则就是找死。

我怕你忍不住,不知轻重,自废前途,自寻死路。

第二,别去多管这里的闲事,修养好了,带足补给,赶紧走,不要等开春,开春就晚了。”

老羊交代完这几句,便倒在干草堆里,眼神里带着浓重的疲惫,缓缓闭上眼睛。

“老羊?老羊?”余子清一惊,连忙叫了两声。

“叫个锤子,你挨一刀也一样。”老羊抬起一点眼皮,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声,转了个身,沉沉睡去。

“……”

余子清没继续吵老羊,挨那一刀,恐怕也没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老羊教了他官话,教了他文字,还教了很多杂七杂八的知识,他学得快,老羊也乐得教,可唯独没有传授过余子清任何修行法门。

老羊说他也不知道,要不然也不会没有炼气,他只是个教书的普通人。

余子清就当是真的,从未就此事再问过。

有了温暖的地窝,看老羊的样子,余子清也知道暂时没什么危险,这下终于可以睡个囫囵觉,一口气睡了七八个时辰,直到被活活饿的肚子抽筋才醒了过来。

走出地窝,远处有喧闹声传来,余子清抓了一把慢慢收集下来的干饼碎屑,喝了几口水之后,一点一点的抿着碎屑,一边向着人群走去。

到了人群边缘,伸长了脖子一瞅,里面倒着个五花大绑的消瘦汉子,对方瘦的皮包骨头,眼神有些呆滞,嘴巴里还留着涎水。

后方的人群让开一条道,二憨搀扶着里长走来。

“里长,这人去后山偷吃白肉。”

里长叹了口气,对二憨点了点头,二憨立刻转身离去,里长环顾一圈,提了提气。

“不想干活,就没饭吃,没饭吃又去挖白肉,这是咱们这里最大的忌讳,那就没办法了,只能让他吃最后一顿饭,起码不是饿死。”

周围的人沉默不语,余子清还在一点一点的抿着干饼碎渣,让唾液慢慢的将碎渣软化,他可是记得老羊挨一刀也要提醒他的话,所以就是纯粹来看热闹的,顺便了解一下这里的人和事。

不多时,二憨端着个冒着热气的木托盘走来,托盘上一碗带着冰块的冰水,另一个石碗盖着石头盖子。

里长打开盖子,里面黄里泛着橙的东西,乍一看像是老豆腐,又像是黄米粘糕,里长拿着一双铁筷子一夹一卷,热气便伴随着谷物的香味和油脂的芬芳扩散开来。

里长夹起半个拳头大的一块,在冰水里轻轻一滚,滚烫的热气便随之消散,他夹着吃食,递到地上那消瘦汉子的嘴边。

对方神思不属,嗅到了香气之后,不等过脑子,嘴巴已经一口将那一大块东西吞下。

咕噜一声,不见其咀嚼,食物便已经滑落喉头,落入腹中。

然而短短几个呼吸,便见此人忽然开始剧烈的挣扎,喉咙里发出不似人的嗬嗬声,热气从他的口中不断涌出,挣扎了不一会,这人便彻底没了动静。

余子清默默的抿着碎渣,跟其他人一样,静静的看着。

这人被那口不知道是什么的食物,活活烫死了。

站这么远都能感觉到热气,那东西绝对比滚油的温度还要高,你说那是一口新鲜出炉的岩浆,余子清都觉得挺像。

那人以胃部为中心的皮肤,颜色都跟周围有明显的不一样,五脏六腑怕是都被烫熟了……

而且如此大一块,瞬间就被吞了下去,恐怕也不只是因为那人饿疯了,嚼都不嚼。

里长处理完,转身离开。

有人默不作声的处理尸体,其他人也都是做自己该做的事,一切都井井有条。

二憨看着余子清还没走,端着托盘走了过来。

“余小哥,走,正好带你去转转。”

“恩,好。”

走出没几步,二憨一手托着托盘,一手端起那碗水,随手向着旁边一泼。

冰水落在地面,迅速的凝结出一层薄冰,森森寒气蒸腾而起,化出一束束冰霜枝芽顺着地面向着四周攀爬,短短一息,七八尺范围内都覆盖了一层冰霜。

二憨端着托盘,悄悄在饭碗盖子上揭开一条缝隙,瞬间,仿若有一团烧到发光的炭火骤然出现,热量伴随着香气喷涌而出。

二憨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黄米糕我们都还不能吃呢,便宜那龟孙了。”

余子清站在一旁,感觉自己的脸颊都有种被灼烧的痛感,只是近距离看了一眼,就像是被烫伤了。

这种东西真能吃么?

悄悄瞥了一眼二憨,他似乎根本没感受到热气,脸上只有俩字。

想吃。

想起刚才那位站都站不稳,需要拄拐杖,需要人搀扶的里长,不仅站的更近,还亲自上手了,也似是没感觉到热量。

再加上之前那些剥皮化解邪法,举重若轻的人。

余子清不禁暗暗发问。

这里的人真的都是普通人么?

什么时候普通人这么离谱了,难道前几个月见到的普通人都是假的?

再回忆一下,进入这里之前,走过的恻恻的绝望深渊,还有这里对待吃白肉的人毫不姑息的做法。

余子清把一整串信息连接起来之后,再脑补一点中间缺失的细节。

忽然就有了个大胆的联想。

唯一一条进出的道路,左边是绝望深渊,右边是入则死的树林。

食人者是肯定走不出去的。

那恻恻的绝望深渊,出现的也太巧了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大道韶华 当不成赘婿就只好命格成圣 我可不是侦探 少年闯花都 一胎俩宝:总裁爹地超宠哒 从修牛蹄开始 侯爷的掌心娇是朵黑心莲 耀世麟王 怦然心动之千金归来 叶辰萧初然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