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2宿命之环 > 睺庙第三章 梦鄮礤従蟾

睺庙第三章 梦鄮礤従蟾(1 / 0)

,最快更新诡秘之主2宿命之环最新章节!

卢米安坐在屋顶,没有立刻下去。

他脸上的表情早完全收敛,沉静严肃的样子与酒馆内那个爱笑爱恶作剧的青年仿佛不是同一个人。

自从偶然间发现奥萝尔拥有那些神奇的能力,他就一直想要获得,可奥萝尔总是告诉他,这不是一件值得羡慕和追寻的事情,恰恰相反,这非常危险,也充满痛苦,所以,她不会同意弟弟走上这条道路,哪怕她确实掌握着让普通人也能驾驭超凡力量的方法,也不会告诉卢米安。

对此,卢米安只能不断地找机会劝说、求恳,没法强迫。

过了十来秒,卢米安站了起来,身手矫健地走到屋檐边缘,沿木制的梯子爬回了二楼。

他散步般来到奥萝尔的房间外面,见棕色的木门敞开着,便探头往里面瞧了瞧。

此时,一身轻便蓝裙的奥萝尔正坐在窗前书桌后,就着明亮的台灯,埋头写着什么。

这么晚在写什么?巫术相关?卢米安抬手按住门扉,开起玩笑:

“写日记?”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奥萝尔头也不回,依旧用手里的香槟金色精致钢笔书写着文字。

卢米安表示不服:

“罗塞尔大帝不也有很多日记流传。”

罗塞尔是他们姐弟当前生活的因蒂斯共和国历史上最后一位皇帝,他结束了索伦王室的统治,又由执政官加冕为“凯撒”,自称大帝。

他有包括蒸汽机在内的多个重要发明,找到了通往南大陆的航道,掀起了殖民浪潮,是一百多年前那个时代的象征。

可惜,他晚年遭遇背叛,于特里尔白枫宫被刺杀。

这位大帝死后有多册日记流传于世,但都是用别人看不懂似乎根本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的文字写成。

“所以罗塞尔不是什么正经人。”背对卢米安的奥萝尔嗤笑了一声。

“那你在写什么?”卢米安顺势问道。

这才是他真正想知道的。

奥萝尔不甚在意地回答道:

“信。”

“给谁的?”卢米安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奥萝尔停下那支雕刻着精美花纹的香槟金色钢笔,检查起前面的单词和句子:

“一个笔友。”

“笔友?”卢米安有点茫然。

这是什么玩意?

奥萝尔笑了起来,边顺手把金色发丝撩到耳朵后面,边教育起弟弟:

“所以我说要多看报多读书,别天天在外面玩闹,甚至喝酒!

“你看你,现在和文盲有什么区别?

“笔友就是通过报纸专栏、期刊杂志等认识,从未见过面,全靠书信交流的朋友。”

“这样的朋友有什么意义?”卢米安对这件事情相当在意。

他忍不住收回按住门扉的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奥萝尔都没交过男朋友,可不能被面都没见过的家伙给骗了。

“意义?”奥萝尔认真想了想,“首先是情绪价值,好吧,我知道你不懂什么是情绪价值,人是社会性动物,是需要交流的,有的事情,有的情绪,我肯定不会和村里人讲,也不可能告诉你,需要一个更隐秘的宣泄渠道,这种不会见面的笔友正好,其次嘛,你也别小看我的笔友们,他们之中有好几位非常厉害,也有知识特别渊博的,像这台使用电池的灯,就是一位笔友送给我的,煤油灯、蜡烛都太伤眼睛了,不适合晚上写作……”

不等卢米安再问,奥萝尔抬起左手,向后挥了挥手:

“快去睡觉吧,我的酒鬼弟弟!

“晚安!”

“好吧,晚安。”卢米安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没有追问。

奥萝尔紧跟着又吩咐道:

“记得帮我把门带上,这敞着门又开着窗,有点冷。”

卢米安缓慢合拢了那扇棕色的木门。

他一步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脱掉鞋子,坐到床上。

朦胧黑暗的夜色里,抵着窗户的木桌、斜放着的椅子、靠着侧面墙壁的小书架、另外一边的衣柜,都映入了卢米安的眼帘。

他静静地坐着,陷入了沉思。

他一直都知道奥萝尔有自己的秘密,有许多事情没有告诉过自己,对此一点也不意外,他只是担心,这些秘密这些事情可能给奥萝尔带来危险。

而一旦真有什么事情发生,他能做的相当有限。

他只是一个身体结实点头脑还算灵活的普通人。

一个个想法浮现,又一个个落了下去,卢米安轻轻吐了口气,离开床铺,去盥洗室简单洗漱了一下。

然后,他脱掉夹克式的棕色外套,将自己扔到了还没有热起来的被窝里。

四月初的山上,天气依旧有点冷。

…………

浑浑噩噩间,卢米安仿佛看见了一片灰色的雾气。

它们弥漫于四周,让远处的事物完全消失不见。

卢米安神智模糊地走着,可不管他往哪个方向行进,于灰雾内走了多远,最终都会回到同一个地方:

他的卧室。

由铺着白色四件套的睡床、横放于窗前的木桌和椅子、书架、衣柜等组成的卧室。

…………

呼,卢米安睁开了眼睛。

清晨的阳光透过不算厚的蓝色窗帘,照亮了半个卧室。

卢米安坐了起来,怔怔看着这样的画面,有一种自己还在做梦的错觉。

他又做那个梦了。

梦到了那片永不消散般的灰雾。

他抬手捏了捏两侧太阳穴,无声自语道:

“最近越来越频繁了,几乎每天都会做……”

如果不是这个梦没带来任何不好的影响,卢米安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镇定。

当然,它也没带来任何好的影响。

“真希望这隐藏着什么奇遇啊……”卢米安嘀咕了一句,翻身下了睡床。

他刚打开房门,来到走廊,就听见奥萝尔房间有声音传出。

真巧啊……卢米安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突然,他心中一动,往后退了一步,站到了房门边缘。

等奥萝尔卧室的门打开,卢米安迅速抬高右手,捏起太阳穴,脸上浮现出了略显痛苦的神色。

“怎么了?”奥萝尔注意到了这一幕。

成功!卢米安在心里喝了声彩,做出努力平复自身状态的样子。

“我又做那个梦了。”他嗓音低沉地回答道。

奥萝尔一头金发随意垂着,眉宇间逐渐染上了几分忧虑:

“上次的方案没有作用啊……”

她想了想道:

“或许……我该给你找一个催眠师,真正的催眠师,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拥有神奇能力的那种?”卢米安故意问道。

奥萝尔轻轻点头,以此做出回答。

“你笔友中的一位?”卢米安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你关心这个干嘛?想想你自己的问题怎么解决吧!”奥萝尔未做正面回答。

我不是正在想吗?卢米安于心里嘀咕道。

他顺势就说:

“奥萝尔,如果我成为巫师,成为掌握着超凡力量的人,应该就能解开梦境的秘密,彻底结束它。”

“你不要想!”奥萝尔毫不犹豫地回应。

她神情温柔了下来:

“卢米安,我不会骗你的,这条路危险而痛苦,如果不是没有别的选择,如果不是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危险,我宁愿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作家,开开心心地生活。”

卢米安当即说道:

“那让我来承受那些危险和痛苦,我来保护伱,你只用开开心心地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些话,他在心里想过很多次。

奥萝尔默然了两秒,笑容忽地绽放开来:

“你这是在歧视女性吗?”

不给卢米安重新陈述的机会,她正色说道:

“没用的,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好啦,好啦,我要去洗漱了,你今天在家好好学习,准备六月的高等学校统一入学考试!”

“你都说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危险了,还考什么试?”卢米安嘀咕道。

他觉得当前最重要的是获得力量,而不是做卷子。

奥萝尔笑了笑:

“知识就等于力量,我的文盲弟弟啊。”

卢米安无话可说,只能目送奥萝尔走入盥洗室。

…………

下午时分,科尔杜村的广场上。

雷蒙德.克莱格远远就看见卢米安.李蹲在一株榆树下,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不是应该在家里学习吗?”雷蒙德走了过去,语气里带着明显的羡慕情绪。

他是卢米安的朋友,身高一米七差点,棕发褐瞳,长相普通,脸庞带着些坨红。

卢米安抬起脑袋,笑着说道:

“奥萝尔不是给你们讲过吗?上吊也要让人喘口气啊!我学了那么久,总得休息一下。”

他上午不停地在想,自己有没有可能不通过奥萝尔就获得超凡的力量。

这需要寻找,需要线索,需要他主动去调查。

想到最后,他觉得村里流传的、涉及神奇力量的那些故事可能隐藏着某些真实,隐藏着一定的线索,因此特意来这里等雷蒙德。

“如果我是你,最多休息一刻钟。”雷蒙德靠着那株榆树道,“我们可没有一个读过很多书的姐姐教我们,我明年就要去学牧羊了。”

卢米安没理睬这句话,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把上次讲的那个巫师的传说再讲一遍。”

雷蒙德不太明白卢米安的用意,疑惑回忆道:

“巫师那个?

“以前村里有个巫师,后来他死了。下葬的那天,从屋外飞来一只猫头鹰,停在床顶上,一直到尸体抬走时才飞走。

“然后,棺材就变得很重,足足九头牛才拉动。”

“以前是多久以前?”卢米安追问道。

雷蒙德愈发茫然:

“我怎么知道,我是听我爸爸讲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最新小说: 我世袭狱卒,开局镇压长公主 叶观纳兰迦小说全集 平成年 为偏执学弟的千万次心动 神道帝君 医姝 叶绯染夜慕凛 战锤矮人 荣耀聊天群,解锁宫斗新技能 巨咖大腿不好抱(GL)